淫荡的同桌



      她是我高一的同桌,自从上了高一我们就坐一块,也是从那时起,我爱上了


        她。但是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没有勇气向她表白,所以一直暗恋着她。


        她的身材很好,很苗条,但是乳房和臀部却很翘,正是我喜欢的那种,而且


        通过三年的接处,我发现她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平时上课时,她经常把身体


        靠在桌子上蹭来蹭去,虽然动作很小,但是我可以看的出来,毕竟我俩坐一张桌


        子,时间久了,她的呼吸足渐加粗,有时甚至前排同学都能听到,于是回过头看


        她,她才停止,或是一直到下课,于是她迅速跑向厕所,当然是去发泄了。


        虽然她性欲很强,但肯定是处女,那是她告诉我的,她很信任我,我们无话


        不谈,我想他是把我当她的小弟弟,或者仅仅是她的玩物。因为我和她坐最后一


        排,而全班八十多号人,所以我们做什麽事情老师也看不到。夏天时,同学们都


        穿着凉鞋或拖鞋,她也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凉鞋,露出她那细小的脚趾,非常性感。


        上课时,她总是喜欢脱掉凉鞋,把腿紧靠着我腿,有时甚至把腿搭在我腿上,她


        穿着超短裙,细滑白嫩的大腿展现在我眼前,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不听话了,竖


        直的挺了起来,不知她看到没有,但是毫无反应,我顿时有想摸摸那腿的冲动,


        只是有那贼心没那贼胆,于是只能在煎熬中听完课,下课去厕所打飞机。


        有一次照常是上课,她还是和桌子摩擦着,但这次她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了,


        声音越来越大,我正四处张望看有没有人发现时,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小弟弟,


        顿时竖了起来,我没敢动,任凭她蹂躏我的小弟弟,而她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虽然经常打飞机,但让别人弄还是第一次,于是没过多一会儿,就挺不住了,射


        了出来,小弟弟软了下去,她见状,于是也停止了,看了我一眼,变继续听课了。


        从那以后,她自慰的活动便不那磨频繁了,我们都抓紧复习,备战高二期末


        考试。终于放假了,在家闲来无事,只能靠打飞机度日。放假第三天,她打来电


        话,说要我到她家去,帮她修电脑,我心里一怔,莫非她想做那事,于是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式来到她家,屋子很豪华,她把我代到她屋,典型的女孩儿房间,粉


        红色的墙壁,加上许多布娃娃。她的电脑没有大问题,只是需要消消毒,她给我


        去拿饮料,不一会儿,她回来了,但只穿了一件薄纱睡衣,内衣都没有穿,丰满


        的乳房和几簇阴毛依稀可见,我一愣,竟不知该怎磨办好,她问"你是处男吗?


        "我当然回答是,于是她说"非礼我吧"。


        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两年的欲望可以得到发泄了。于是我把她摁在床上,扒


        掉她的睡衣,疯狂的亲吻她那樱桃小嘴,手摸着她那丰满的乳房,极好的手感。


        显然,这不是她的初吻,再接吻时她占据主动,用那柔软的舌头吸食着我,而我


        则像一个学生一样尽量的模仿着。不一会儿,我把目标转移至她的乳房,乳房非


        常的尖挺,显然没有被人玩过,我用力的吸着,她发初阵阵呻吟,夹杂着疼痛的


        呻吟,同时手在玩弄着我的阴茎,“呃。。。呃。。。呃,弟,舔我逼。”我终


        于知道我在她心中的位置,“好的,姐,”于是我转攻她两腿间,好嫩的逼,比


        我在图片上见到的都要嫩,我可真有福。此时她早已淫水横流,以前女人的逼虽


        然在图片上见过,但到底该添哪里还是没准,“添那小球球,快、快、呃、呃”


        于是我用力的添着,淫水不断的进入我嘴里,但并没有感到不是,她的逼没有散


        发出体臭,显然之前已经洗过。


        她的呻吟越来越诱人,我喜欢这声音,终于,她忍不住了,快干我,一声令


        下,而我盼望以久,举起她的双腿,放在我肩上,床单以被染湿,我才不管那磨


        多,把武器调整好,一下插了进去,突然被东西顶到,再次发力,终于进去了,


        好爽,而她则大叫一声,痛的流下了泪,不管她,我快速的做着活塞运动,她的


        阴道很紧,我用力的干着,她的哭声被呻吟声掩盖,最后变成了喊叫,我喜欢。


        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我两同时到达了高潮,我把武器把出来,她张嘴咽了


        精液,我趴在她身上,吻着她,她说“我爱你。”


        【硬铺火车上的性爱】


        20岁那一年,常驻我电脑里的A片达20部,全部在800M以上,流转


        的不计其数,短片不计其数,H小说不计其数,各种性教育、性技巧类文章不计


        其数。


        那一年我交女朋友0,性交0,手淫不计其数。


        在种种数据的堆砌下,我坚信我已经成为一代性交高手,只是尚不曾遇见对


        手,或者说遇见一位良师来启发我,一旦时机来临,在性上的造诣必将不可估量。


        可是当她掀起短裙,褪下她的蕾丝内裤时,我竟然一蹶不振。


        虽然从她上火车,坐到我对面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无法遏制的在脑海里生出各


        种淫邪的念头,虽然我的下半身也骄傲的仰起来头。但那个时候我无论如何也想


        不到自己会有如此的艳遇,而碰到艳遇的我竟然是如此的不济。


        她伏在墙壁上等我,身上的酒气还不曾散尽,淡淡的酒香混合着汗味,混合


        着女孩子的体香,还有一种我不熟悉的味道,我不知道那味道是不是来自于刚刚


        还被内裤紧紧包裹而此时正等待我进入的神秘地带。我只觉得血往上涌,我感觉


        到我脸上像着了火一样的发烧,我知道这不是好现象,如果血液不是涌向我的脑


        袋而是涌向龟头的话,我现在也不必如此尴尬。


        夜间行驶的火车,车轮和铁轨发出规律而清晰的碰撞声,一下一下的,感觉


        上上在为我加油,又像上在嘲笑我,嘲笑我的自以为是,嘲笑我抬不起的头和龟


        头。


        我腾出一只手开始快速的套弄自己的老二,我闭上眼开始搜索被我藏在硬盘


        各个角落里的A片和众位AV女优,她们或站或卧,或坐或跪……这时我听见一


        声轻轻的笑声,我睁开眼,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头来,正看着傻乎乎,闭


        着眼手淫的我,那情景实在是尴尬极了,我本以为我的脸已经红到了极限,可此


        时我感到我脸又更加强烈的烧了起来。她走到我的面前,短裙已经放了下来,但


        是内裤留在小腿上。她把樱桃一样的小嘴凑到我的耳边:「硬不起来?是阳痿还


        是处男呢?」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觉得我该说些什么,于是我张开嘴想要胡乱说


        些什么出来。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敲门,「快点行不行?上个厕所要多长时


        间?」她伸出一只食指放在我的唇上,「别理他」,她轻轻的说,说罢用她那嫩


        白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老二,一股快感直袭大脑。门外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她笑吟吟的看着我,那样子美极了。


        「我就知道你没问题,刚上火车的时候,你只看了眼我的内裤,这里就翘的


        高高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么?然后你拿出手机假装发短信,实际上是在偷拍我的


        内裤,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还是给处男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她每说一次


        「你不知道么」手上就忽然加一次力,我觉得我是彻底败在她手上了,我的一举


        一动似乎都逃不脱她的眼睛,我也只好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了,把自己和自己


        的命根子全都交给她了。


        她很有经验,我觉得她似乎比我自己还了解我的老二,了解我的敏感带,她


        的力道忽大忽小,幅度忽深忽浅,我觉得我一次次的被她的小手送入云端又一次


        次的被她拉了回来,然后再一次送入云端。终于在一阵快速的动作中,我到达了


        最高的境界,她的手并没有放开,依然紧紧的抓着我的老二,任由它在她手里抽


        动。


        「我美么?」她问我


        「美」,我努力把思绪从射精的快感中抽回


        「那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这一句话像寒冬里一盆冷水,我残余的快感瞬间被浇熄。「你,你喝多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卑鄙,竟然趁着一个女孩心情不好的时候,对她做这种


        事情……


        「为什么不爱我了?」她梨花带泪,「这里有你的名字」,女孩掀开了自己


        的短裙,在大腿的根部上刺了一个很漂亮的风筝,「你说这样就表明我是你的了,


        说我被烙上了你的印,这一辈子也跑不掉了,可是你怎么不要我了呢?」


        她扑倒在我怀里,泪水很快就湿透了我的胸口。


        「说你爱我好么?说爱我好么?」她苦苦的哀求我,我知道她不是在对我说


        话,我只是个替身,只是个影子,但是我实在无法视而不见,我在她的耳边说:


        「我爱你,爱你。」


        「像以前那样说,说,岚,我爱你」


        「岚我爱你」


        她抬头看着我,虽然脸上还带着泪,但是那带泪的笑容却更加迷人


        「谢谢你」


        我不解,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


        「谢谢你,我憋了好久了,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


        她身子往后一靠,一只脚抬起放在窗台上,粉红色的阴蒂一下子就在我眼前


        展现无余


        「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给我啤酒的时候就在盼望这个时刻,你以为我


        不知道么?」


        我又一次被看透了


        「来」,她又一次抓住了我的老二,「进来吧」


        我毫不犹豫的进入了她的体内,由于刚刚射过精,我老二感觉很坚挺,我丝


        毫不用担心早泄的问题。我把她压在身下,她努力的忍着叫喊的冲动,把两排牙


        齿重重的压在我的肩膀上,我感到一阵阵的刺痛,我知道这是她快感的指示器,


        她越是咬的我疼,越是代表她有多么的舒服。


        我像是一个老手一样掌握着抽插的节奏,时而舒缓时而疾急,时而浅尝辄止,


        时而枪枪到底。我从肩膀上传来的痛楚来把握着她的快感。我的双手不停的在她


        的身上游移,从小腿到大腿,从屁股到腰,从乳房到脖子再到她的脸,她的秀发


        上,我不放过每一处肌肤。忽然我感到肩膀上一阵很深的痛楚,同时她的身子开


        始剧烈的抖动起来,我感觉到有些东西顺着我的老二滑落滴到地面上。我不知道


        这个时候该怎么做,不禁停下了抽插,她双手一下子按在我的屁股上使劲的推我,


        我笑了,伏在她的耳边,「叫老公,说要」。


        「老公我要,我老我要,老公」


        我满意的笑了笑,开始用力做最后的抽插,她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


        狂风中抖动着得到了高潮,而她喊的那句「老公」也如同催化剂一样,让我的精


        液在接下来的十余下抽插中喷薄而出,然后我们两个紧紧相拥……


        听听外面没人,我先离开厕所,回到卧铺车厢。爬回自己的中铺。


        等了好久,她才从厕所出来,来到我的面前,扬手就给了我一拳,这一拳不


        偏不倚正打在了我的老二上,我疼的「啊」的一声就喊了出来,她冲我吐了下舌


        头,一脸坏笑的钻进了被窝。


        列车员满脸气愤的责备我,说已经是熄灯时间了,不应大呼小叫的影响其他


        乘客的休息,我只得一个劲的赔笑认错。


        列车员走后我也无力对她做什么了,刚刚在厕所的时候表现的那么神勇,现


        在才知道原来刚才是把体力透支了,现在连手我都太不起来了。一觉到天亮,一


        个梦也没做。醒来后,我发现下铺上的她已经不见了,抬头看看行李架上她粉红


        色的皮包也没了……聊天的时候明明说是到终点才下的,看来是因为昨晚的事,


        她早一步下车了。


        后来我常常回忆,当时我要是醒着,她还会走么?如果她走,我会留她么?


        如果留不住,我会跟她一起下车么?回忆的结果常常是苦笑着摇头。


      [ 此帖被匿名在2019-12-31 00:05重新编辑 ]